2015.09         畢祿羊頭縱走 (文字居多,無照片)

2015.09.27 畢祿山_Renee_DSC9863.jpg 



我此行的登山路線:820林道→8.2K畢祿登山口→10.2K, 往返畢祿山→鋸齒連峰→鋸山→3K羊頭山岔路口→等待往返羊頭山的伙伴們→羊頭山登山口


一、山岳簡介:(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畢祿山」海拔高度3371公尺,山頂有3等三角點6368號,隸屬於台灣中央山脈,位於中央山脈北二段,地處南投仁愛相及花蓮秀林鄉的交界,是台灣百岳No. 39,有中橫四辣之「中辣」的稱謂。根據維基百科的介紹,「畢祿山」是舊有的名稱,在中橫公路通車時已經改稱為碧綠山,但山友們仍然習慣沿用舊名稱,一般由大禹嶺合歡隧道口的820林道起登,畢祿山步道長1.6公里卻陡升800公尺,是極具挑戰的登山路線。

       「羊頭山」海拔高度3035公尺,為台灣百岳No. 99,山頂有3等三角點6354號,隸屬於台灣中央山脈,位於中央山脈北二段,地處花蓮縣秀林鄉,有中橫四辣之「小辣」的稱謂。羊頭山接鄰畢祿山、鈴鳴山,登山口位於中橫公路133.1K慈恩隧道旁的谷側。羊頭山步道長3公里陡升800公尺,是極具挑戰的登山路線。關於羊頭山,值得一題的是,台灣登山界的四大天王於1972年在羊頭山頂慶祝創立「百岳俱樂部」。

2015.09.27 畢祿山_Renee_DSC9854.jpg 


二、參加人員:Wevily、Ping、Jimiras、Toni、Hualan、Juliet、Renee,共7人。


三、登山過程心情隨記:

(一) 準備日

        打從七月底去奇萊主北時在山徑上看見山頭起伏秀麗的鋸齒連峰,就曾想像著某一天踏上畢祿山、羊頭山與鋸齒連峰的情景,沒想到這個機會來得如此神速,感謝Jimiras開了這團,讓我有機會親近畢祿山和鉅齒連峰。

        這次出發前隊友們紛紛上網搜尋資料,因為畢祿山、羊頭山是中橫四辣之二,聽到「辣」就知道一定很有難度,這次還是單日縱走行程,行前儘管有跑步訓練,但由於媽媽的食物太好吃,我整個胖了5Kg,挺著微突的肚子身手一點也不靈活,整個錯勒等。Wevily擔心我的體力分配不均,還特地事先提點我體力的均衡分配,別一味地向前衝,要謹記配速的道理。印好Tony上次教學的地圖及行程記錄表,揹著包包出發囉!

(二) 黑漆漆的820林道

        由於登山經驗不多,我對林道的認知是寬闊且平坦的地形,即使有起伏也是緩上或緩下,但820林道給我的感覺是比較濕、較原始,林道小徑較窄與我所認知的寬闊大林道印象不太相符,整條都是上下緩坡,偶有起伏多變或需要跨越小溪之處,沿途路過幾頂山友搭的帳棚,當天空不知不覺出現魚肚白,6:10時我們踢完8.2K抵達了畢祿登山口。

(三) 一路陡上畢祿山

        匆匆又吃了第二次早餐,大家進入畢祿山步道,開始了今天的重頭戲。一整路陡上的畢祿山徑,幾乎都是趨近於70度仰角以上的陡上,一開始體力滿載的我們一步一步往上,沒多久就呈現嚴重的體能差距,腳程快的Wevily、Ping和Jimiras馬上超越我們向前衝,留下我、Juliet、Hualan緩慢向上,步調快的Tony真的可以獲頒此行好人好事代表,自願和杜鵑颱風小姐壓著隊,讓我一路向上喘啊喘之時還能保有安全感,真的超級感謝。

        登頂畢祿山的過程並非易事,短短的1.6K可是上升了800公尺的高度,沿途都是落差很大的樹根路以及石頭路,沿途我很專心地調整呼吸,很少講話,就連相機都沒拿出來拍。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們從高聳挺拔鐵杉的底端,向上爬到看得見鐵杉樹梢的上方,在山壁上俯瞰山底的來時路已隱沒在蓊鬱樹林中,突然有種登畢祿而小天下的感受。還有,途中經過一座30公尺垂直90度的大岩壁,我上爬時因為缺乏經驗踏點找得太右邊,有一步是雙手拉繩左腳換右腳,踏得有點膽戰心驚,連在上頭的Tony都特別叮嚀我千萬不可以放手,不過,岩壁的踏點算是好找的。

        當我喘來喘去、喘到最高點時,路旁的里程碑終於來到10.2K,在岔路口丟包之後,立馬揹著相機、帶著水衝向畢祿山頂。不知道是不是颱風快來的緣故,這天的視野超級好,可以看到北邊的雪山山脈、南邊的玉山山脈,最讓我開心的是,中央尖山、南湖大山好像觸手可及,這360度環景讓人把剛剛陡上的辛勞都拍到九霄雲外了,這些美景,讓我再爬一次也願意,畢祿山頂真是讓人驚艷呀!哈哈~

2015.09.27 畢祿山_Renee_DSC9851.jpg 


        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因為有縱走的時間壓力,Tony告訴我們必須在13:50之前抵達羊頭山3K處岔路口才可以上羊頭山,於是,我們拍過照之後便匆匆離開畢祿山,在岔路口揹起背包準備朝鋸齒連峰前進


2015.09.27 畢祿山_Renee_DSC9875.jpg2015.09.27 畢祿山_Renee_DSC9875.jpg  



(四) 上下上下的鋸齒連峰

2015.09.27 畢祿山_Renee_DSC9867.jpg 


        鋸齒連峰好像有5或6個山頭?一整路都是上上下下的,尤其在第2個和第3個山峰之間有一道非常陡長的巨石碎石坡。一開始彥勳在最前面領路,後來因為我們女生實在走太慢(其實是我走太慢),每當我看見Tony在遠處休息等我們,我都覺得很愧疚。走過不知道幾回下坡、上坡之後,眼前出現一路到底的巨石碎石坡,Tony很輕盈地一下子就到了坡底,當我看見這一瀉而下的巨石坡,心底一陣涼意,因為接下來我必須一步一步往上爬,直到鋸山山頂為止,在碎石坡底端時,Tony為我們加油打氣,走過鋸齒連峰兩個山頭意志力消磨不少,但不知道為什麼,那時的我一心只想向前走,也不管能不能登頂羊頭山,反正就是向前走!我閉上嘴巴調整呼吸、忍住膝蓋的隱隱作痛,就繼續前行吧!

        在鉅齒連峰森林裡,危險地形滿多的,很多地方需要攀爬上巨石,也有很多處旁邊是懸崖的危稜,然後,最討厭的是高過人的箭竹叢,以及刺得我哇哇叫的刺柏,可能很少人走畢祿羊頭縱走吧?因此鋸齒連峰的路徑感覺偏原始,箭竹叢都長得比人高大啊!眼前的路徑不太清晰,好在沿途登山布條明顯,是前輩們貼心指引的正確路徑。後來在半途中吃行動糧時,看見Tony傳來他往羊頭山前去的訊息,心裡替他高興,還好他還是登頂了羊頭山,不然此行已經放棄羊頭山的我好愧疚啊!(Juliet、Hualan感謝妳們的陪伴,下次一起羊頭山單攻吧!)

        後來,我靠著意志力一直向前走,很害怕走在隊伍最後的我,心底一直存在著會被遺棄的莫名恐懼感,強烈到讓我全身肌肉緊繃,尤其過了午後,當我走在攀登上鋸山的危險岩石地形之前,我突然好恐懼,沒有任何確保卻要渡過危險地形,沒有戴上頭盔卻要橫越瘦稜危崖,那時的我對美麗的森林感到害怕,彷彿自己隨時都會被懸崖底下的碎石吞噬一般。這些想法總是在我渡過危險地形時突然在腦海浮現,登山時腦海中飛越的意念總是讓我更了解自己,原本以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原來我是個膽小鬼呀!~

        然後隨著體力的消耗,我逐漸感到意志消沈,進而轉換成怒氣,到底是生自己不能去羊頭山的氣?還是生氣總是被箭竹洗臉、被刺柏刺得哇哇叫?反正就是一整個怒啊!只想趕快走完鋸齒連峰,一點也不想再來了!這是第一次在山林裡我感受到自己性格上的不足,自認為脾氣很好的我竟然會走到生氣,還是脾氣很不好呀!哈哈~

2015.09.27 畢祿山_Renee_DSC9873.jpg

 

(五) 陡下羊頭山登山口

        好不容易,撥開高過人身的箭竹叢,終於抵達羊頭山3K處的岔路口,開心的我馬上丟包、丟仗,坐在地上吃起美味麵包,而Juliet和Hualan則是馬上倒在樹根旁睡起午覺。我們在3K岔路口等待前鋒部隊和Tony從羊頭山返回,我們一行7人自從早上7點多在畢祿山徑上一別,終於在下午14:50在3K岔路口聚首,真是好久不見呀!哈~大家休息、吃行動糧之後,我們15:30啟程下山。

        我們預計下山時間為2至2.5小時,但我的膝蓋好痛,每走一步都異常艱辛,從3K到2K、2K到1K,簡直是度秒如年呀!沿途Juliet留下來陪我慢慢走,其他人不適應我超級慢的速度都紛紛超前了,我盡力趕著路,但腳的疼痛感越來越沈重,而且下山的路徑雖然清晰卻相當難走,上下落差之大常讓我倒吸好幾口氣。天色越來越暗,走在樹林間的我根本無暇欣賞風景,只想趕快下山,但是,我們還是摸黑了。

(六)迷途小插曲

        摸黑之後,我走前面、Juliet走後面,我們在剛經過0.3K木樁時,取左上行,爬上平坦的林地時看到一個布條指向左側前行,夜裡四週真的很暗,儘管帶著頭燈路徑還是相當難辨,這是我第一次在山林裡待到天黑,較有經驗的Juliet判斷著,他認為左前方看來不像條路,而且我們嘗試下切後土質太鬆軟,也沒有踏過的鞋印痕跡,經判斷應該不是走這裡。另一側像正確路徑但卻是上繞,而我們在夜裡清楚聽見溪流聲和馬路上車子奔馳的聲音就在很近的下方,向前探卻沒有任何路標及布條的指示,頭燈光線所及之處似乎也不知道該往哪兒走,我和Juliet向前試著找路但都不是相當確定,於是,我們打電話向已抵達的Hualan求援了。

        Hualan很緊張地打電話給男生們,他們下山之後都很累了,還馬上趕上山來為我和Juliet指路,我心中真的是無限感激啊!我們穿上外套做好保暖,決定回到0.3K木樁等待伙伴們的救援,我和Juliet靜靜地待在樹林裡約末半小時,我滑著手機藉由掌控文明事物掩飾自己心裡的不安和焦慮,Juliet則是輕鬆自在地坐在地上,還好有鎮定的她在我身旁,不然我一定害怕到尖叫!

        我和Juliet剛打算在林道上坐下,遠處看見幾顆頭燈光影,是人!還有人在山上嗎?由於颱風快來了,在3K岔路口下山時我們應該就是最後一隊下山的隊伍了,我以為我和Juliet已經是最後兩個還留在羊頭山徑上的人,但明顯的光影與熟悉的人聲顯示是一對夫婦帶著兩個小男孩緩慢地下山,相當有耐心的爸爸講著七龍珠的故事牽著3歲小兒子的手慢慢向登山口走,媽媽牽著大兒子走在後頭,我們趕快回報Hualan我們遇到山友可以安全下山,但Ping已經出現在山徑上接應我們了,我和Juliet走在這一家人後面,邊走邊聊天才發現,羊頭山已經是大弟弟的第七座百岳了哩!^_^

        見到我的超強伙伴們感到無限開心,回到登山口的我,對於自己體能不足,以及經驗不足摸黑迷路而拖累大家感到相當自責,儘管大家沒有任何埋怨,還不斷安慰我,但我內心就是無法原諒自己啊!為此,畢祿羊頭縱走回來後的一星期,儘管腳都恢復的差不多了,但自責感久久不退,我竟然還萌生了退出登山活動的意念。>.<...

        登山時總是在挑戰自己、跨越自己,因為登山而了解自己的不足與脆弱,每次親近山,當我踏著樹根上行,當我下山時撫摸樹幹借力使力,當我拉著堅固的岩石上攀,當我揣著岩堆旁堅韌的小草向上,我都感受到自己被山林裡的萬物所包容,儘管登山的過程不輕鬆,常常好喘卻不曾想放棄。這次走在鋸齒連峰,深切感受到自己意志力的不足,而且體能狀況也頗不佳,很想走快一點但速度卻一點也快不起來。

        我很慶幸有這一群貼心的好友們,是他們不斷鼓勵我、不斷支持我,才讓我得以突破自己的心魔繼續親近山林,倘若有一天我真的完成了我所謂的登山夢想,都是因為有你們,因為,不堅強又容易膽怯的我,總是搭乘著你們展開的翅膀向前飛行,謝謝你/妳們讓我看見台灣山林的美麗、感受3000公尺以上稀薄呼吸間的悸動,這段時間的美好回憶,已是我人生中相當大的滿足。

       因為登山,我認識了另一面的自己,也嘗試著挑戰自己,我想有一天,我會再次做好準備回到畢祿羊頭。

, , , , , ,

Renee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